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援老挝服务一月随想

作者:
徐潇杰
文章来源:
区农民教育培训中心
时间:
2018.08.08
 
 
 
 
 
 
 
 
 
 
 
 
  2018年6月15日,在上海虹桥机场参加完赴老挝服务队出征仪式后,我们一行十人登上了赴老挝的征程。一路上,我的心情甚为复杂,对家庭的眷恋,对领导殷切希望的感恩,对新环境的憧憬,对新工作的忐忑一直在我心头萦绕。当飞机抵达机场,顺利地踏上了老挝万象市这片神秘的土地,一切的忐忑、不安都卸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眼前陌生的、新奇的事物,让人感到兴奋。
  首当其冲,让我感到惊喜的是老挝自然风光的秀美。当飞机飞临老挝上空时,我们都被老挝旖旎的自然风光所打动了——成片的绿色森林,偶尔穿梭其间的弯曲小路连接着一座座星星点点的房屋,看起来老挝是那么地原生态,但又不是荒无人烟。下了飞机,迎面扑来的是灿烂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心情也顿时变得明亮起来。在接下来熟悉环境的十天时间里,我们更是被从没见过的异域风光所吸引。被老挝人民称为“老挝海”的南俄湖有群山缠绕,水碧山青,充分体现了老挝山村国家的特色。走在市区,一样的心旷神怡,湛蓝的天空,空中有朵朵白云点缀,没有高楼大厦带给人的压抑感,时不时隐藏在市区中的佛庙肃穆庄严,让你的心就更宁静了。
  被老挝原始风光吸引和赞叹的同时,让我体会更深的是生活的不易。尽管在出发前就做好在外生活条件艰苦、环境脏乱差,集体生活可能会有小摩擦的准备,但是在6月15日傍晚当我们整个团队被送到住处时,我才真实地感受到了现实生活的不易。在大家眼前呈现的是一座空荡荡的三层公寓楼,屋内只有简陋破旧的家具、布满蜘蛛网的窗户、积满灰尘的地砖,储藏室里成堆的白蚁,卫生间里有散发出恶臭的死老鼠,当然也没有Wifi。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这是每个队员的心声。这样的环境注定让大家当晚一夜无眠,开始做起了简单的打扫和布置。第二天一早,大家紧接着开始分工协作,发挥团队的作用,部分人继续打扫卫生,剩下的人采购生活必需品,终于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团队所有人在一起吃了来老挝后的第一顿大餐——火锅,大家已经筋疲力尽,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斟酌和准备烧菜、做饭。可是,团队生活的困难还远不止这些。由于当地餐馆的饭菜口味并不适合中国人,大家都吃不惯,而团队里会做饭的人不多,外加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买菜也是大问题,所以“吃”成为我们一群人的大问题。我们10个人分别根据各自特长分成了3个组——采购小组、做饭小组、洗碗小组,互帮互助,虽然买东西时,超市里总是缺这少那的;虽然会做的菜色不多,时不时要在网上搜搜家常菜的菜谱,勉强做到营养均衡;虽然在家不怎么洗碗,第一次拿起手套,挤点洗洁精,反复的摩擦着碗上的污垢,漂洗干净,就得花上大半个小时,但在大家边学边做的努力下,“食”的问题总算基本解决了。可在“住”上面又出现了大问题——室内虫害情况非常严重,房间里蚂蚁、蟑螂随处可见,房屋外墙壁也成了壁虎的天下,它们最爱来回的攀爬,时常能在玻璃窗户上看见壁虎的身影,所以,在老挝炎热的夏日,我们却也只能将窗户锁上,关得密不透风。但最困扰我们的还不是通风问题,而是登革热、由鼠患引发的传染病等潜在的疾病危险。千万不能小瞧老挝的蚊子、苍蝇,它们遍布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成群结对,臭水沟、腐败的肉是它们的最爱,由于老挝卫生环境差,热带气候又容易滋生细菌,去年的老挝就曾爆发过登革热,仅7月,一个月就有5000多例病例,十多人死于登革热。而油光发亮、满房子乱窜的老鼠更是让我们措手不及,在寂静的夜晚总能听到老鼠穿梭于整幢楼房发出的声响,那悉悉索索声时响时轻,时近时远,让整个团队的人都胆战心惊,难以入眠。于是,我自告奋勇,凭借着大学后第一份工作积累的虫害防制知识为团队进行了虫害风险评估,并做了防控。一周之后,虫害终于得以控制。
  当我们逐渐开始适应在老挝的生活,习惯老挝的衣食住行、风土人情之后,老挝的工作环境又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老挝经济基础薄弱,曾是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这些虽早有耳闻,但是当自己亲眼看到工作单位老挝团中央的教室时,映入眼帘的只有“破旧”两字。教室内缺乏所有在中国的学校非常常见的教学设备——投影仪、话筒、电视机、电脑,有的只是一块白板,木头制的粗糙的桌子和椅子整齐排列,仿佛穿越到了1970年代的中国课堂。在这炎热的夏季,30多人的教室里就只有两台电风扇“咯吱咯吱”的送来一丝丝的微风,消去夏日的烦闷。但与之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学生的好学和认真。
  怀揣着好奇心,我已经在万象探索了一个月了,从对老挝万象市的一知半解到跟新的工作伙伴打成一片,我们每天都在成长,学习了很多,奉献了很多,收获了很多。(区农民教育培训中心 徐潇杰)
 
 

相关下载: